秦隅哇.

活在梦里2333

大家有看到昨天开场快结束的时候边大悄咪咪的把头伸到杰大那里去了吗?
我的妈哟我爱死他们两个了

暮成雪:



挂人。刚刚格式错误抱歉。


描图,叠图和原图都有。

品一品@吴钩霜雪明明明 


有疑问敬请私信我或者来QQ跟我掰扯,谢谢。

回不到的从前

Be预警!!!
十年解散预警!!!
退圈预警!!!
刀子是给你的,ooc是我的
王源视角。

组合解散四年了,我和王俊凯分手也有五年了。

我一直也没法忘记五年前王俊凯逆着光站在路灯下看着我,八月的风带着热气吹起了刘海,眉眼里带着复杂的不舍。

“分手吧,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盯着红灯发呆的怪异行径。我拿出手机,接通了这通来自刘志宏的电话。

“源哥,你现在在重庆呢吧?晚上来我家吃个饭?易烊千玺亲手下的厨。”电话那边的刘志宏语气里带着兴奋。

“去你家吃易烊千玺做的?你俩?”我带着点调侃地对刘志宏说,一边随着人流经过了快要结束的绿灯。

“我们两个在一起了。所以源儿你要不要来?”易烊千玺接过话茬,隐隐约约还能听出来刘志宏抱怨易烊千玺抢了他的电话。

我犹豫了一下,应了他们的邀请。

我去的不算太早,易烊千玺已经站在厨房里忙活了小半个小时了。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刘志宏时不时的进去打扰一下易烊千玺的样子,我又想起了我们在一起的第三年。

那是组合成立的第五年,也是个闷热的夏季。我们成日成夜的在外奔波,难得讨到了一个月的假期。我们在北京租了一套房子,一室一厅。他为了我挑剔的嘴在节目的休息时间里向做饭特别好吃的一个剪辑的小姐姐学了做饭。

晚上他发微信给我说:“那个妹子和我说:俊凯学了做饭好找小媳妇吧。”我摸了摸屏幕,看着那句话都能想到他露出虎牙的笑。

他在厨房里给我做酸辣鱼。鱼倒进锅里,呲呲啦啦的声音带着鱼肉的香味从厨房飘进屋里,我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嘴上却一直调戏着他。我突然从沙发上跳下来,轻悄悄地走到他身后,从背后猛的抱住他的腰。

……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我应了一声,打开了门。王俊凯站在门外,手里还拎着两扎啤酒,看到我的瞬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我沉默着向着门侧了侧身子,好让王俊凯进去。王俊凯先是向易烊千玺刘志宏打了个招呼,又出来将啤酒拆开放好,默默地走到我对面的沙发前坐下,看着我,欲言还休。

本就人少,千玺也没做多少。菜都齐了之后,刘志宏就招呼我们上了桌。我们四个人围成一个圈,王俊凯就坐在我左手边。刘志宏红着眼眶向王俊凯一杯一杯的敬。最后两扎啤酒几乎全被他们两个喝光了。我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易烊千玺:“他们两个怎么回事啊?”

易烊千玺看着刘志宏,向我低声解释道:“刘志宏不是退出之后没怎么有过消息么,是小凯找到志宏,让他来找到我的,不然我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了。毕竟他有意躲着我……”

他没在往下说,我也知趣的没往下问。刘志宏在酒桌上大着舌头问王俊凯:“凯哥你和源哥当初为什么要分手啊,在一起不好么?”

王俊凯捏着啤酒瓶子的手一下子用力到发白。他又狠狠地仰头灌了一口酒,再没说话。

这场酒喝了很久。易烊千玺看着这乱糟糟的场面,又看一眼窗外渐黑的天,只好拜托我把王俊凯带回去。

“那你就把他带走吧,”易烊千玺指了指王俊凯,“麻烦你了。”

我点点头,把王俊凯的手搭在我肩膀上,一点一点的把他扶了出去。

本来王俊凯酒量就不错,被冷风一吹,倒也清醒了一点。

他靠在我身上,忽然一把抱住我,把头埋在我肩窝里,带着点委屈的说,

“王源儿,是你吗王源儿?”

“我知道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我不应该和你分手的……”

“王源儿……”

带着酒味的热气扑在我脖子上,我缩了缩脖子,心里泛起了星星点点的酸涩。

我忽然想起来,我们刚在一起的那个夏天,王俊凯买了啤酒和烧烤。我们两个就那么坐在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撸串,还满怀憧憬地期待未来的美好。他忽然搂住我,把他的下巴搭在我的肩膀上,和我说:“源儿,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吧,我们不会分开吧?”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当然会一直走下去的,你可是我的王俊凯啊。”他有点醉了,听到“我的王俊凯”的时候高兴地举起了手里的啤酒瓶,又一把扔掉,紧紧地抱住我,转眼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心里突然觉得特别难过。

“我们真的……没可能了吗?”他的手撑在我的肩上,低着头看着我,眸子里带着难过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我还是摇了摇头。

“我们……不可能了。”

请求

陆相期:

ddddd
每天跳到榜单那新发的文咋办???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易烊千玺高考顺利

明天就是高考啦!
祝各位考生答题全会蒙的全对!
都要有一个好成绩!
只要努力了就肯定不会辜负自己的!
加油!!!

刘志宏已经为了易烊千玺的高考担心了好几天了,朋友圈里刷的全都是什么“逢考必过”,“考的全会蒙的全对”这些形形色美名其曰“保佑易烊千玺高考顺利”的东西。上个月刘志宏还突然给他邮过来了一个大箱子,拆开之后发现里面是一大摞各科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每晚例行的视频里刘志宏还特别得意的说:“我这是为了你一个月之后的高考!”易烊千玺看了看自家小男朋友,又看了看那一箱子书,有点哭笑不得。

“考试用具都准备好了吗?准考证千万别忘了,中午一定要找好休息的地方,别太累了会耽误后续的考试的……你今天晚上可一定要休息好要不然你考试的时候就该影响发挥了……”刘志宏低着头整理着自己的复习资料,隔着摄像头对远在湖南的易烊千玺絮絮叨叨的念着,紧张隔着两张屏幕完整的传达到了易烊千玺身边。

易烊千玺看着屏幕缩小了几倍的刘志宏,眼睛里盛满着温柔:“嗯,好啦,我知道的。你也要相信我嘛。”他又突然放下手里的笔:“刘志宏,你看着我。”易烊千玺看着刘志宏带着点惊讶抬起头,看着他。“等我高考完,我就去重庆找你。”

刘志宏看着屏幕那一边的易烊千玺一字一句坚定地说着,笑着点了点头:“好,我等着你。”

最后再次祝所有考生都能得到自己最满意的成绩!

【白鹊】心跳(上)

ooc属于我,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
憋了一个月吧想着再不发就该臭了
会有后续的相信我

窗外的燥热烘烤着空气和地面,屋里笔尖擦过卷子的声音接连不断,唯一的一个电风扇嘎吱嘎吱的甩着扇叶,吹出来的风飘不了多远也就被毒辣的日光晒得干热,原本就使人烦躁的物理试题再加上这闷热的天气,简直是要把人逼疯,李白痛苦的抓了抓头发,想他一个文科才子为什么要闲的没事和班主任要求到理科班逛几天,想着他前几天甩着校服和班主任申请去理科班“体验生活”时班主任怪异的眼神,李白愈发觉得自己到理科班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被一堆物理公式折磨得头晕目眩,李白放下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桌。同桌的脸被灰色的围巾挡住了一半,但露出的眉眼却也带着能轻易看出的精致,只是软软的黑发中搭在额前那一束白色格外扎眼。李白回想了一下,校规好像不同意学生染发,尤其是这种带着这种色差大得有点明目张胆意味的颜色,自己一头棕发还是和校长掰扯了大半天,又以文科成绩作为保证这才得以留下自己这头棕发,心下对这个理科大佬又添了几分敬仰。

“你不写自己的卷子你总看我干什么?”清冷的声线拉着李白收回目光,李白灿笑着迎上了扁鹊冷淡的双眼:“啊……我这不是写的头疼嘛……我……”“你没必要向我解释,解释是阐述某一物体或某一理论的定义,而解释都是为了修饰最终的目的,所以你最后说明的还是你的目的,我对你看我的目的不在意,所以我也不想听你的解释。而且我不喜欢别人死盯着我看。”李白小声嘟囔了两句什么,却也收回了目光,继续专心致志的和万恶的物理奋战。

好不容易解决了三张卷子,李白扔下了握得满是汗水的笔,伸了个懒腰,又把目光探向了右手边的扁鹊,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韩信回过头就看到李白毫无顾忌的目光,想象了一下扁鹊扔过的那几瓶风油精,心里暗暗抖了两下。然后他就看到李白的爪子向着扁鹊那条遮住半张脸的围巾——他已经预料到了一幕惨剧的发生。

“秦同学你为什么在这么热的天还围着围巾啊?”说着就把爪子伸过去试图扯下围巾一睹同桌的全貌,结果手伸到半路就被扁鹊打了回去“与你无关,别碰我。”李白揉揉有点泛红的手背,回想了这几天屡次招惹同桌的后果,毅然决然的放弃了摘下扁鹊围巾的念头。

李白刚来的那天,张良把李白领进了这个教室,并给他指了那一片空荡荡的座位中唯一一个人的旁边。李白抱着书坐在扁鹊的旁边,心下有点奇怪,这么闷热的夏天同桌居然还要围个灰色的围巾,但也没有奇怪太久,想想自己文科班还有像王昭君那种平日笑眯眯但不知什么时候在自己位置周围放了一圈只有甄宓能通过的冰刺险些把邻座的安琪拉冻出感冒的奇葩姑娘,好像这个同桌也没有多怪。

李白刚坐在扁鹊旁边的时候也安分不到哪去,晚自习时不时一个小纸球砸在虽是自家发小但几年不见还隔了一个空座的前边韩信的马尾上,韩信回头怒瞪李白,偏长的马尾恶狠狠地甩在自家同桌刘邦的脸上。刘邦的脸一黑,团起桌上空白的稿纸就朝着李白砸了过去,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划过,纸团完美的砸在扁鹊正用来整理复习笔记的笔上,稿纸带来的冲击力让扁鹊的笔无法控制的偏了偏,一页即将写满的复习资料就这么完美的,毁了。

扁鹊的脸一下子就黑下来了,缠着绷带的左手在桌子里摸了摸,随手掏出一个瓶子就扔向了刘邦。瓶子在即将砸到韩信头上的时候,“砰!”韩信大红色的马尾上洒满了黄色的烟花碎片。扁鹊的眉头跳了跳,眼神有点游弋,毕竟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拿错瓶子,身边的李白却是绷不住了,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就这么回荡在整个理科班。韩信自知自己逗不过扁鹊,只好提着长枪来刺杀李白,追着李白满教室的跑。李白在前面一脸懵逼:“韩重言又不是我扔的你你凭什么来追杀我!!!”说着李白也抓起了自己的剑,一个将近酒冲到韩信身后,险些刮短了韩信的马尾辫,然后无视了韩信的愤怒,又切回到扁鹊身旁,笑眯眯的看着扁鹊向他邀功“秦同学我是不是特别棒!”扁鹊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嗯,棒。”然后这一天就再也没有理睬过李白。

李白到理科班也没有待多久,左右不过两个星期,却也闹的整个理科班鸡犬不宁,不是今天调戏了狄仁杰恨不得藏起来的小密探,要不就是抢了刘备的仓鼠球。李白班主任把李白从张良手里接回去的时候张良感激得简直要哭了。终于不用再每天靠着闪现躲狄仁杰报复李白调戏自家小耗子但是砸偏了的令牌,也不用再每天被妲己扔给李白的小心心砸的头晕目眩,天天胆战心惊的讲课了。同时松了一口气的还有扁鹊。生性清淡的他应付不来李白闹腾的那股劲儿 但李白还天天变着花样儿的去折腾他。多少次扁鹊都恨不得塞一瓶废了声带的药到李白嘴里让他那张恬噪的嘴出不了声音,但是他的修养及时的止住了他做出那种冲动的举动。

短短两个星期足以让李白和理科班众人混熟了。而李白每天的任务除了调戏文科班妹子之外又多了一项——调戏理科班大佬扁鹊。两个星期的相处,李白惊奇的发现扁鹊并不像外界传闻的什么“最大的爱好是解剖”“满脑子都是人体结构图”。这个冷漠的秦同学其实很……善良。

“李白和邻校的项羽打起来被扁鹊救了。”这件事像是沿海地区的东南风一样刮过了整个学校。久仰李白大名的各个学子都感慨不已。但是说起来这件事李白还是有点脸皮发红。那天晚上本来是他和韩信一起被堵,但是韩信被项羽的那一帮小弟给引走了,李白一个人也切不动皮糙肉厚的项羽,两人打得两败俱伤但最后还是项羽占了上风,找回了小弟回了家。而李白浑身是伤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白色的校服上沾着星星点点的血迹,青莲剑也被扔到巷子的那端,一看就知道这里刚经历了一番恶战。李白远远的就看到扁鹊正向着这边走过来。扁鹊又走近了几步才瞧见李白躺在巷口,瞳孔微微一缩,急忙向李白跑过来。

“你和别人打架了?”冷硬的语气硬是扳出来一个陈述句,扁鹊背着包扎好的李白向着自己出租屋走去。“对啊。你刚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看到我的尸体想着得怎么解剖我呢。”李白趴在扁鹊背上,嗅了嗅扁鹊身上清浅的草药香,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一个归属。扁鹊听着背上那个人带着点调侃的语气就知道这人受的都是皮外伤。略带着点单薄的校服很快被汗浸湿,两人心脏的位置渐渐紧靠。扁鹊感受着李白强而有力的心跳,耳尖不自觉的红了。李白略一低头就能看到扁鹊没有扎紧围巾显露出的因常年被包裹在衣服里而略显苍白的皮肤。不安分的右手轻轻摸上了颈后那片格外白皙的皮肤。常年握着剑柄的指尖带着一点粗糙,划过皮肤时却给人一种异样的酥麻。扁鹊轻轻抖了抖,带着点凶意威胁李白“你最好别乱摸,否则,当心我把你扔下去。”

两人并没有聊多久就到了扁鹊的出租屋。扁鹊的出租屋小的很,整个屋子能坐的只有一张床和一张老板椅。他扫了眼铺满化学卷子的的床,还是决定把李白放在窗子旁边的椅子上。扁鹊掀开李白校服里的衬衫。初秋的天气还带着点寒意,李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扁鹊正拿着一个装着褐色膏体的瓶子弯腰凑近他。“秦秦秦秦同学你你你你这是要要要要干嘛?”冰凉的指尖沾了点药膏顺着伤口轻轻按揉,虽然扁鹊的手法好,但扁鹊手指的凉意却胜过了膏体的凉,冰的李白直打哆嗦。“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扁鹊坐在李白身边的桌子上,歪了歪头,问。“我?以天为庐,以地为铺。我没有家。阿缓要不你就收留我一晚吧。”扁鹊的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随你。”说着转身,走出了出租屋。

华灯初下,扁鹊抱着自己的枕头站在窗前,思考了一会到底是谁睡床谁睡躺椅。他看了看那张堆满化学卷子的床,又看了一眼李白正满脸昏昏沉沉要睡着地躺着的躺椅上,他最后中和了一下自己的两个想法:打地铺。

黑白无常

虽然很短小但会有后续完结后调整
耽美向踩雷点抱歉
非常严重的ooc

人们总把年小一岁的黑无常当做是哥哥,这让白无常很不服气。虽然弟弟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比他白了一点,比他好看了一点,但是自己比黑无常看着年轻啊。

好吧这其实就是人们总把白无常当做是弟弟的原因。

两人黑白无常的活儿已经做了挺久了,久到两人连自己生前姓甚名谁,家住哪里都不记得了,只是偶尔会在脑海中浮现一些零碎的记忆,一闪而过。但两人却也没怎么在意过——毕竟他们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意了。

黑无常看着自家日常活蹦乱跳的哥哥,一阵头疼。这已经是这个工作季度第几次认错人了?上次白无常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姐姐,跟了人家小姐姐将近半个小时,黑无常跟在白无常身后,心里泛着酸味的小泡泡咕嘟嘟的升腾直到炸开。

“哥哥,咱们再不走就该来不及回去了,冥界的门天亮就关了啊喂!”黑·吃醋·还一丝不苟·无常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家哥哥就那么光明正大的飘进小吃铺,肆无忌惮的拿起几个小零食就塞到白衣隐秘的兜兜里。白无常美滋滋的装好吃的,一转头就看到自家弟弟黑得像锅底一样的脸,虽然和自己带有七八分的相似,但一本正经的的样子还是让周围的气温低了几度。

“诶呀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出来了吗,咱们快去把那几个领回去交任务吧,我还带了你的份哦!”带着点笑意的清朗声线顺着黑无常的耳朵就那么滑进了黑无常的心里。

“你还知道出来?”黑无常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但身后那人却是没错过他嘴角的浅笑。

这次要接手的人并不难缠,铁链一锁便乖乖跟着走了;哥哥也非常乖,没有乱跑也没有惹祸。黑无常觉得这是令人开心的一天。